楚才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43章 苏酥和修罗场(一)

第43章 苏酥和修罗场(一)(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

笔趣阁 最快更新[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作者有话要说:人生大起大落……准确来说是一直在落don

都是负能量,很压抑,就不传递给你们了。

无论如何,得先活着啊。

现在这个状态完全写不要这样的苏酥,我和她相比要差得太多了,

缓一缓,我可能会出一趟远门,不知去多远,期待再会。

嗨呀好气,总感觉笔名没起好,还不如叫“花绮罗”呢,哪怕跟女/优撞名也比“沉”楼好。

第四十三章

“所以……现在这样算是什么情况——苏酥在各个世界的姘·头大聚会吗?”

五条须久那托腮坐在桌面一隅,细长的棍子握在掌心,随时都会进入战斗状态,哪怕他此刻看似轻快的晃着纤细的腿,笑容可爱又甜美地道,“呐呐~苏酥,不来解释一下?”

“那个你,请不要这样——”

绘麻一睁眼便出现在这里,除她之外皆是男性,从小学生到成熟男人都有,只有黄濑和赤司的脸是见过的,其余都是陌生——甚至有些很明显的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却还是忍不住帮苏酥维护,“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啧。”

伏见打断,顺势垂眸向绘麻扫去一眼,“对女性都出手了?还真是‘人渣’。”仅一眼,便看出绘麻是个毫无力量的普通人,又看了看那边蓄势待发的五条须久那,将指尖抵在刀柄上,语气低黯轻嘲,掩于镜片后的眼一片灰暗。

“真不知道你想她能保护你些什么。”

“人渣?”

见迦缓缓抬头,他的书籍从一开始便是合拢的,鎏金的眼微眯,似乎在笑又像是危险,“既违和又贴切。但比起质疑这些——”

他站起来,款款收手,“第一个问题——这非常明显是场阴谋并且蓄谋已久。”

“会是谁呢?”

平日主要靠脸吃饭的黄濑亦摆出思索的姿态,同时低头将眼中的黑暗隐藏。

“某人。”

见迦给出一个非常模糊的答复——一直在看戏的“某个人”,他轻轻抬手,“再继续这个问题也毫无意义,所有人,包括我在内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相信各位都已经非常清楚了。那么第二个问题……”

他菲薄的唇勾起,露出的清瘦背影却并非阅读时的温和,骤然将矛盾激化,“接下来要怎么分呢?毕竟想要的东西从来都只有一个。”

“这当然是——”

来迟一步的御芍神紫自暗处走出,深紫的眼幽暗深邃,他边走近,边从背后拔出长剑,“……各凭本事了。”

“等等啊——这种事情就算是紫也不可以!”

五条须久那站起打断,话虽如此,他却已然站到了御芍神紫身边,在头顶展开碧绿的镰刀,翠绿的眼底有显而易见的战意,“但先联手把这些人解决,是可以的哦~”

——真是碍眼。

大概那些人也是这样想的。

“这样对普通人是不是不太公平?”黄濑沉声提出质疑,俊美的脸上笑容冰冷却不是畏缩,在剑拔弩张的氛围里没有半点要向绘麻靠拢并保护她的意思。

哪怕他知晓这人对苏酥而言有这些特殊的意义。

“我赞同。”确实不公平。

伏见的声音怜悯又冷漠,亦选择拔刀,“想要公平就马上走,实力说话。”

见迦补充:“但这分明才是最大的不公平。”……离开的话。

一触即发。

硕大的招财猫横空立在这些人中间,接着是道清脆的女孩子声音。

“你——们——闹——够——了——吗?!”

从头到尾都处在战局外的绘麻朝声源地望去,原先乖巧窝在床边的猫咪不知何时变成了少女的模样,她双手插着腰,腮帮子可爱的鼓起,气势汹汹的冲那些人吼道。

倒是一直照顾她的少年不好意思的朝众人笑笑,又回头竖起十指朝少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声提醒道,“猫,刚才说话太大声了,会吵醒苏酥小姐的。”

少女一秒就焉了:“……对不起。”

从开始起就坐在床边没说话的两位红发男子也因这巨大的动静抬头,甚至都令性格散漫的周防尊皱起眉头。

“安静,再吵——出去。”

正坐他对面的赤司瞧了周防尊一眼,也缓缓抬头,他眼底呈现出红色,比起周防尊的眼睛要显得柔和缱绻许多,语气有礼却算不上温柔客套。

“希望你们能暂时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帮不上忙或者只会帮倒忙的——出去。”

赤司和周防尊,中途没有任何的交流,仅需一个眼神的交换便达成了共识。

“苏酥……她怎么了?”绘麻担心的问道。

猫也转向伊佐那社,重复着绘麻的问题。

被那么多双眼睛同时注视着,伊佐那社一扫先前的青涩,沉稳的述说着苏酥此刻的情况,身体各方面没有问题,但意识却迟迟没有醒来,属于她的“魔法时间”已经过去。

“按照你们之前的说法……她的精神层面大概受到不小的伤害——哪怕她的身体已经本能帮着修复,思维却仍不能苏醒,或许这次的伤势主要还是精神方面的,总之她伤得相当严重,之后一切都要看她自己的意思。啊对了——”

他眨了眨眼,“虽然在沉睡,但说不定还能听到你们说话呢。”

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情况缓和一些。

这位苏酥小姐……到底是如何同时能惹到那么多人,而且几乎每一个都,看起来不简单啊。

“吾辈、吾辈要和苏酥说话——吾辈要告诉苏酥,那个人在苏酥不在的时间又欺负我,还好遇到了小白,小白和苏酥一样温柔,小白保护了吾辈,还有小黑,小黑也……”

猫才说到一半却被赤司一个眼神打入谷底。

“这些可以留到以后再说吗?”他说,转向苏酥时眸色又化为温柔,“我想她的大脑暂时接受不了那么多信息。”

“那大概要多久才能醒呢,小赤司?”

黄濑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底所想。

伊佐那社爱莫难助的摇摇头:“那要看苏酥小姐她自己了,不过——”

他抬头笑笑,“你们应该有不少的时间可以‘交流情感’。”

“小白,黑化了?”

猫伸手,戳少年没有半点笑意的脸蛋,还是颇为用力的,后者立马绷不住的喊疼,还无奈又小声求饶,“——猫。”

“谁要跟这些人交流!”

五条须久那从未将这些人放在眼里,本来在场也就只有周防尊能制住他。他看看那边的苏酥,终于把幻化出的镰刀收了回去,低头极深的抿唇,终于抬头带着渴望的——

“我可以……看看她吗?”

周防尊保持蛰伏的姿势和男孩对视好几秒,轻微颔首。

犹如踮起脚尖跳芭蕾舞的小心翼翼,随着五条须久那的靠近,其余人也纷纷靠拢,可以说除绘麻外,这都是些心高气傲的人,现在却愿意放下姿态,静静守在旁边。

形势得到缓解,留下实力强悍的白银之王作证看守,赤司和周防尊对视一眼就往外走,两个红发相同却性格迥异的男人。

赤司大概意识到,苏酥起初是把他看成了这个男人,但那人的眼里却比自己纯粹的多,即便发现这点他内心仍没有任何放松,反而想了更多。

“你同我,似乎都被已定位成了‘父亲’的角色。”

是赤司先开的口,周防尊轻轻应了声,赤司又顺着问:“那觉得里面那些如何?”

周防尊却不置可否:“……她喜欢就好。”

“哦,是吗?”赤司迎着日光,稍一挑眉,单眸似乎被染成璀璨的金色,侵略感骤增强,“在我眼里——都不合格。”

“太沉闷死板;气息过于危险;太轻浮;太花枝招展;甚至连女性都参与其中……她也有小女孩的叛逆期吗?还有——”

赤司的视线最后落在周防尊身上,“太老。”

周防尊懒洋洋的挠挠头,纵然出现在这里见识了那么多,他却对除苏酥安全外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啊——那种想法……”我没有。

“我有。”赤司轻松打断,“你应该看出来了。”

谈话一瞬进展不下去,周防尊转身就走:“随便你。”

到中途又停下——

“话说你——”他保持双手叉口袋的姿势回头,似蛰伏的暴躁雄狮终于被激怒,“多少考虑一下她的感受,无论如何她都只是个小女孩,你别做鬼父……之类的。另外,我跟你同龄。”

——我们正一样的“老”着。

忽然,两人同时觉察到危险降临,立马跑回室内,刚好目睹硕大的招财猫一瞬被粉碎的画面,事情发生的太快,根本无法看清忽然出现的男人是如何做到的。

或者他本就没有出“手”,便办到了。

“退让——”

他简单直白的下命令,迎着密密麻麻的封锁人群,如入无人之地般前行,途经处拦截的人无一例外被震开,只有周防尊可以稍微抵挡,但还是被对方古怪而强悍的力道镇压着不得动弹,和其他人看着那个黑发红眼的男人靠近苏酥——

他弯下腰,温柔至极的托起少女的手,分明是尊贵无比的人,此刻却甘心低头,在少女白皙光洁的手背落下一个吻,随后他抬头,仿佛视线被少女捕获般,指尖徐徐抚上那张柔美温婉的脸,以冰冷的指尖感受着她的温暖,不需任何言语描述却胜过一切。

他亦不曾说任何一句,小心翼翼的将苏酥横着抱起,离开前停顿了一秒,像是思考着是否要处置这些人,眼底的红愈演愈烈——

“这些人都是苏酥的朋友,你杀了他们以后要如何跟苏酥交代?”伴着声音的插入,又来了位少女,她和那位男人有着相似的特征,似尊敬的站在男人之下,放软语气恳求。

“你已经找回她了,放过他们吧……不要再……做伤害她或者会令她伤心的事情了。”

少女抬头,似难以启齿的发出最后两个音,“——哥哥。”

男人沉默,最终选择了离开,还留着的棕发少女同所有人一样长舒了口气,也跟着要离开,但出于好意,临走前还是觉得要告知他们。

“苏酥……在始祖那边很安全——我也会帮忙看着。不用担心。”

“吸血鬼,你是谁?”御芍神紫质问道。

之前在男人面前表现的有些弱气的少女气势骤强——那源于吸血鬼的血脉压制,她点点头,神情亦瞬间变得高贵不可侵犯:“我以吸血鬼女王之名保证!”

随着她离去,室内寂静无声。

“真是叫人失落啊。”

少女一走,又出现了一名白发男子,他提了提脚边的碎屑,无不遗憾的说起,“居然这样就结束了啊……”

“是你。”

见迦认得他眼下的紫色倒皇冠标志,立马想起这个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男人,神色慎重且戒备了起来,白兰却并不在意的眯眼一笑,“嗯,是我,然后呢?”

见迦没有回答。

白兰以余光掠过倒在地上模样狼狈的众人:“只有这种程度的你们——又或者这样不成调的‘他’实在是太不有趣了,不过也多亏了你……”

他像是想到什么趣事似的,笑得愈发灿烂甜蜜。

“那个人哪怕在这个状态,要把她从那个‘他’手里抢回来还是没问题的。算算时间,现在也应该到了,估计正在交手吧……”白兰说着转身。

——又怎么能不看呢?

“哦——所以说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你了吧?”

平地而起的一堵冰枪直接将房间隔成了左右两边,冰冷的寒气不断外渗,甚至结出了新的冰锥,同样也拦截了白兰的去路。

“可以这么说。”

白兰抬头看着她,“艾斯德斯将军。”

“看起来还不错。”

穿着白色军装的冰之女王唇边掠过一个强势的笑,“她会被你这种人控制也情有可原。”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生,弱者死而已。

她慢慢抽手,手里多了一把冰制的剑,另一手轻抬帽檐,打了个响指,无数冰锥从白兰站立的地上穿刺而出。

“可以理解,但谁叫她是我喜欢的人呢,只好由我来替她报仇了。”她冰蓝的发无风自扬,白兰躲开冰锥,又有硕大的冰球自他头顶落下。

她本人亦提剑而上,带着野兽的强悍侵略:“——用你垂死挣扎的模样来取悦我吧。”

白兰转到室外,四下一片沉寂,直到大门又被人从外面推开。

“我……来晚了吗?”

他脸颊带着运动后的薄汗,又被额头的头带所吸附,邃紫的眼既含着期待后的失落。

一抹橙色的光自他背后忽的蹿出——是个人。不同于周防尊的火焰,那个人是额头小幅度的燃着火苗,很温暖明亮又强大可靠,他的表情冷静自持到了极点,又像在压抑些什么。

“白兰……那个白兰,在哪?”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