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40章 苏酥和光影彩虹(一)

第40章 苏酥和光影彩虹(一)(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

笔趣阁 最快更新[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四十章

苏酥抬头看他。

是名非常年轻的男人,已成年,却并没有比风斗高多少,气质干净温和,身材亦是清瘦的类型,侧脸显得非常优美,似乎不知不觉就插入到她与风斗之间。

他开口,是好言好语的劝慰。

“请你先冷静下来,同学。”

被那双湛蓝如神迹的眼注视,所有的焦灼都徐徐化解,风斗松开手,低着头在原地杵了许久,最终把那人往旁边推了推,一言不发的戴起口罩从苏酥身边擦身而过。

——是啊。

——我在……做什么呢?

苏酥回神,刚刚站在她身边那位已经拉开到安全距离——这次,苏酥也没有看清他是什么时候移动的。

黑子稍许低头,那双温和的眼扫过。

“你没事吧?”

苏酥摇头,伸手去抚还不是想遮手腕被抓出的红印:“——谢谢。”

黑子注意到苏酥的小动作,神情不变,或者说他好像一直都表情不多,“小心点,我见过你——上次好像也是……唔,弄得挺不愉快的样子。”

只不过上次是陌生人,这次能近身,至少是认识的,也闹成这副样子……

苏酥点点头,抓住黑子话里的关键:“请问先生,你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见过我?”

她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并不知道对方嘴里那位是否真的是“自己”。

黑子把公园里那事简单回忆了一遍,为了避免事情变得麻烦,并没有说那时出手帮忙的青峰是自己好友的事实,看苏酥放下心,他礼貌的道别离开。

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苏酥他叫什么。

可缘分有时就是如此玄妙的东西。

下午司机来接,苏酥把东西全塞了进去,自己则转而去了书店——那是跟那个男人接触后留下的小习惯,知识也确实非常必要,结果在那再次遇见了黑子,他也刚到不久,二人视线交汇,双方颔首致意,接着转身,寻找各自需要的东西。

书店人极少,隔着一条走道,黑子能听到背后纸张因翻阅摩擦带起的微弱声响,像极为珍视和尊重。

现在还愿意和古板书本为伴的女生真的不多,黑子想着。不由回头。

少女的柔美侧脸沐浴着明媚日光,肤色白皙得毫无瑕疵,她低着头,调皮的漆黑长发垂下来似是独占的想阻挡那些阳光继续吻她,却被素色的手一勾,露出小巧可爱的耳朵。

脖颈、耳垂、脸颊、手指……都是同样的白净,连指尖都被修剪得圆润可爱。

——可以理解她为什么总是处在“危险”之中。

过分美好,而非流于表面的漂亮。

接着,她合上书,爱护的塞回书架上,并踮脚先去拿更高的一本,样子有些艰难。

还是太高了。

苏酥放弃,打算想去找个梯子,从背后伸出一双手,很轻易自然的把书籍递给她,还是一样淡蓝的眼:“是这本吗?”

苏酥有些惊讶,还是双手接过:“是的,谢谢。”并礼貌的稍稍鞠躬。

黑子的视线滑到封面上,在心底默念一遍书名:“冒昧的请问,你喜欢这类现实向的书吗?”苏酥不解的歪歪头,黑子指了指她手里那本,继续道,“这个——我之前看过,非常压抑。”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苏酥稍微思考,而后笑起来,指尖细致的抚过暗色的封面,好像也不是很在意,“可再怎么压抑……故事就是故事啊,我只是看故事的人,不会被带进去的。”

况且,现实往往比故事更为黑暗压抑——我已经知道了。

那一瞬间少女的神色既自信又晦暗。

“是我多虑了。”黑子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到结账时,两人今天第三次相遇,苏酥嘴角微勾朝黑子笑了笑,在门口,二人往左往右,黑子顿了顿,最终说。

“还是忍不住想说,就当我是啰嗦吧——碰到不喜欢、不能接受的的事,要学会快点拒绝。不然就算是朋友也好,到最后彼此都是会受伤的。而且伤得最重的……一定是你。”

苏酥在原地顿了好几秒,还是跟这位名字都不知道的先生笑了笑。

“嗯,谢谢。”

——拒绝吗?

——但有些事……“拒绝”才是真正的开始。

被一个陌生人看穿了。

这个世界相对安全,赤司也有能力给她一定的安逸,却始终不是苏酥想要的生活,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在拐弯口见到一间甜品店。

苏酥停住脚步,接着毫不思索的拐了进去。

——她人生的轨迹,便是从这里开始偏移的。

苏酥进去,回忆着经过,模拟还原当时的每个动作,只不过交流的语言从中文变到了日语,等店员小姐把东西递给她,亦没有突然冒出的男人。

苏酥提着购物袋,就正门口的位置坐下,看着袋子发呆。

直到有人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才终于回神,是个高……到离谱的男人,现在却为了跟她对话把腰弯得极低,与其说在看苏酥,倒不如说是一直垂涎着她的点心。

“你不要的话……给我?”

毫不掩饰的食欲和贪婪,分明是截然不同的容貌,但此时此刻两张脸却重合到了一起,苏酥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男人不解的看她。

“同意了?”

随即,他看到落在桌面溅起的水花。

——哭了啊……因为他想吃她的点心吗?

“欸——你不要这样,不愿意的话跟我说就好啦。”紫原抓抓头,他的头发过肩,今天是束着发的,被这样一勾,有几缕落下来掩在眼前,狭长的眼愈发深邃,表情沉下。

“还是超不爽……”是危险。

“对不起——”

苏酥没有抬头,她抹去自己的眼泪,一手把甜点往对面的紫原那里推,声音断断续续带着哭腔,“给你。”

紫原犹豫了一秒,目光别开,终于真正落到苏酥身上,她低着头,披散漆黑的长发,在自己面前显得愈发娇小,分明在哭,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肩膀一颤一颤的像被猛兽吓到的小动物。

如果把头抬起来,大概眼睛红通通的、像胆小又善良的兔子吧。

紫原没有安慰她,反倒在想。

兔子……尝起来是怎样的味道呢?

紫原第一次对到手的食物没了胃口,屈指到苏酥眼下轻轻刮了下,后者惊讶抬头,男人已将沾着泪水的手指放入嘴里,专心致志似在鉴赏某种美食。

一口没唱够,又伸出舌尖舔舐残余。

“涩涩的,但不难吃。”

他像个忠于味蕾的美食家,倏然对上苏酥神色惊讶的脸,她哭得很安静,眼泪浅浅的没有流到脸颊,有些还沾在长而卷的睫毛上,颤悠悠似清晨的露珠。

——原来真的有哭起来很漂亮的人啊。

紫原忽然笑了。

“你看起来很好吃……唔……比甜品都。”

苏酥还呆愣着,紫原很高,手比苏酥脸还大,现在却屈指很细致小心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可能味道不够好,再也没有做出品尝的模样。

他直接坐到苏酥旁边,俯身贴到她耳边,嗅到她头发的香气,露出一个孩子气的满意的笑。

“甜的呢~”

这下,苏酥站起就往外跑——如果是平日,她的反应绝对不会如此激烈,但今天实在有些失控,紫原盯着桌上点心看了一会,最终决定带上,刚好苏酥已经拦下一辆Taxi,扬长而去。

紫原看看车辆,又低头看看手里的点心。

“为什么还要逃呢?害怕我?”只是在说事实啊,而且连这个都不要了……

他的眼纯粹又茫然。

——完全不明白。

仿佛走进了死胡同,这种失落的情绪在拜访朝日奈家时也不能完全驱散,绘麻看出她笑容里带着异样,以试衣服为名带苏酥到二楼自己的房间里。

连衣裙的后背有拉链,苏酥走上前把绘麻的长发拨到一旁,细心地把拉链拉上,对面就是镜子,她可以看到绘麻时不时往后看她的小动作和眼底藏不住的担心。

苏酥忽然贴到绘麻背上,低头把整张脸埋入绘麻颈窝,似乎累极,绘麻不敢轻举妄动,唯有尽可能放松自己僵硬的身体。

“苏酥……不开心吗?”

——在那家人家里住得不开心吗,又发生些什么?

没有回答。

过了很久苏酥把头抬起,揽着绘麻的腰,邀请她欣赏镜子中的自己,嫩绿的修身裙衬得绘麻愈发肤白纤细,苏酥扯掉绘麻的发圈,轻轻拢了拢那头长发,五官也是楚楚。

“果然……”她笑笑,“绘麻穿起来会很漂亮,挑选的时候就一直在想。”

绘麻完全不在意自己好不好看这件小事,如果有些事情不能问起,那么……

“苏酥,我们还是朋友,对吧?”她眼底有罕见的急切。

苏酥垂眸,让绘麻整个人心底一紧,她看着那位又抬头,冲自己温温柔柔的笑道。

“嗯,一直都是。”

心被提到最高处,索性没有摔个粉碎,绘麻松了口气,仍旧不敢大意,唯有试探着安慰。

“那苏酥如果遇到不开心的事,如果放心我的话,都可以跟我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我连朱利都不会告诉。还有……我的肩膀可能不那么宽厚可靠,但如果苏酥想要的话——”

她的眸色化为坚韧,“随时随地都可以借给你靠。”

“嗯。谢谢。”

楼下有人在叫她们。

绘麻走到门口说了句“我们要谈女孩子的事”,就干净利落的把门从里头给反锁了,对上苏酥的目光,又有些羞涩的解释。

“他们……人太多了,苏酥现在安静一点比较好。”

——撒谎!分明就是只想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是我想独占苏酥呢。

说着,她走过来拉着苏酥坐到床边,肩膀稍稍往苏酥那边凑了凑,声音更轻更软,“现在,要借肩膀吗?”

苏酥把头靠上去,慢慢阖上眼。

“不会的——很温暖,也很可靠。”

——真的一直以来都非常感谢你,谢谢。

整整有两个多小时都跟绘麻一起待在房间里,苏酥在绘麻的肩膀上靠了一会就起来了,怕压到后者血液不循环手臂发麻之类的,绘麻也很努力想让苏酥开心起来,女生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但基本都是绘麻说着趣事,苏酥笑着温柔聆听。

但关于她的那些不足为人道的故事和烦恼,依旧丝毫不曾透露给绘麻听。

快到九点才把门打开,风斗还是没有回来。

道别时,祈织提出让苏酥把账户给他,还拍摄时寄存的钱,又嫌输入有些麻烦,让后者直接以邮件的方式将账号发来——成了绘麻外,唯二拥有苏酥联络方式的人。

出门,车辆已经在门口等待。

苏酥打开后车门,微暗的光芒下有一抹明艳的红——

“赤司先生?”

赤司侧首,红眸瞩目,语调平和:“上来。”他伸手去拉苏酥,但途中却转而抚向她的脸颊,微凉的指腹落到苏酥眼睑,眼色深深。

在黑夜中都看得很清楚。

“怎么,哭过了?”

陈述的语调,赤司红眸暗下,语气凌冽,“……是谁?”

——已经有了苗头的黄濑?居心不良的那家人?还是今天下午又发生点了什么?

思忖间,赤司已向驾驶的司机瞥去质疑的一眼,那男人突然后背发麻,说“不清楚”,赤司本就没打算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等苏酥上车,温柔又强势的把苏酥拉到旁边,稍许低头,轻轻拂过她细密柔软的长发。

“——苏酥?”

声音温柔缱绻。

赤司征十郎从来就是自信且耐心的猎人,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苏酥之间穿梭,车辆已经驶出很长一段,终于等到了苏酥的回答,却是答非所问。

“我真的可以相信……甚至倚靠你吗?”

苏酥缓慢的抬头,眼睛黑到极致,似乎连对方眼底的红都能被用摄入、融合,变成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她在赤司面前第一次用这种强硬语气说话。

“请务必告诉我你的答案,赤司先生。”

“可以。”

赤司忽然捏住苏酥的下巴,低头将距离拉成咫尺,“但以后再也不要让我听到你问这样愚蠢的问题,苏酥。”

——不可否认,就连他在那个瞬间也有些失神。

——真有趣,居然被一个小女孩迷住了。

这样想着,赤司好看的唇上勾,如聆听一朵花开的缓慢,徐徐绽开一个撩拨人心的笑,他轻拍苏酥脑袋,将她按到自己胸口,那心跳沉稳得令人安心,一如他低沉的声线。

“尽情哭吧,小女孩。”

尾音却染着些许轻缓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黑子已连接√

紫原已连接√

绘麻已重连√

赤司已清场√——写“上来”脑子里都是张宇的脸和声音_(:з」∠)_

说起来哦,黑子帮苏酥拿书那个动作,如果换成紫原,巨大身高差感觉萌萌的像袋鼠妈妈带宝宝一样?万一大魔王觉得“苏酥你看上去很好吃”,直接把背弓成虾米,用自身配置用剧别扭的姿势——从背后弯腰脸对脸亲吻顺便去咬苏酥嘴唇……有点美QAQ

但大魔王应该不会来书店。

还有朝日奈那群什么小恶魔啊黑洞小王子啊,在吃货大魔王面前……感觉都是一只手的事情_(:з」∠)_

#帝光其余五人众看黑子:我们中间出了一个叛徒!#

#黑子:脾气好怪我咯?#

·

24号前都不准扔霸王票!至少等我恢复成日更少女后再说么么哒~

还有之前的感谢名单等我忙完在拉出来,一人一句话啦,我的习惯XD在忙也不可废,所以真的不准再给了!你再给我也只跟你说一句悄悄话!

另外特别谢谢阿季的补分辛苦了,有点多,我不能一条条回了,对不起_(:з」∠)_

隔壁短篇集里的黄濑因为一些字眼的原因被锁了,有空再解QAQ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