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33章 苏酥和朝日奈(四)

第33章 苏酥和朝日奈(四)(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

笔趣阁 最快更新[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三十三章

苏酥没有立刻握住那双手,只是平静的看着。

绘麻因剧烈运动而跳动不停的心脏现在却呈现出一种死寂感,对面那人眼睛漆黑好看,奈何寻不到焦点。

“苏……酥?”

“嗯——”

苏酥轻轻应了声,困扰的歪了歪脑袋,“为什么呢?”

比起问绘麻更像是在问自己。

——透过眼前的绘麻,她仿佛见到了另一个自己,始终对别人好,为别人考虑甚至不顾自己的感受,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不。

还是不一样的。

因为绘麻要比她,更为纯粹。

绘麻也愣了愣。

“因、因为不放心苏酥就这样一个人待在外面,而且……而且如果苏酥走掉的话,我一个人会很伤心的。”

她缓慢的上前,以站立的姿势搂住坐在长椅上的少女,“如果可以,请把我的家当成苏酥的家也好,拜托你……不要走——拜托你。”

绘麻的尾音轻颤,终究情绪无法控制的把头埋到苏酥肩膀上,带着哭腔喊她的名字。

“苏酥苏酥苏酥——”

绘麻今年才十六,比苏酥还要小两岁。

是现在非常少有的温柔治愈系的女孩子,此刻却枕在苏酥肩膀上哭得像小女孩一样,就像她当时为周防尊哭得惨极,现在是为了她么?

“好了好了。”

苏酥环抱着绘麻,在她背上轻拍,并笑道,“别哭了。”宛若那时的周防尊。

“我们回去。”

绘麻抬起头,眼睛还有些微红:“真的?”

苏酥眼底汇入日光。

“真的。”

安抚好绘麻,余下那群“朝日奈”也找了过来,绘麻眼睛还有点红,一看便是哭过的痕迹,隐隐都能猜到发生了点什么。

没有人过问,绘麻拉着苏酥走到所有人面前,灿烂的笑了笑。

“好了,回家啦。”

苏酥走出两步又回头,那个穿背心的人正背着她往反方向走,她忍不住大声道。

“警察先生,那个刚才……谢谢你!”

回答她的是男人头也不回的潇洒挥手,身材高大挺拔。苏酥弯着眼笑笑——比之前认识的狡啮慎也还要“酷”劲十足啊。

还是日本的警察都是这样?

不。当然不是。

只是你运气比较好而已,某些角落的日本警察啊,至今还碌碌无为的废柴着。

男人走了十来米,就跟他的同伴汇合了,他从表情稀缺的好友手里接过冰饮,打开,豪放派的一口灌下。

“看了多久?”

好友抿了口,显然是婉约派:“从青峰君出手开始,想不到野兽派的青峰君当了警察后意外的正气凛然呢。”用极淡的口吻和稀缺的表情说起赞美的话。

“阿哲你这家伙……”

“是发自内心的在赞美青峰君哦。”黑子往旁边偏了偏,想摆脱青峰环住他脖子的手臂,力量相差过分悬殊,失败,“青峰君请放开我……你不觉得很热吗?”

“热啊。”青峰反倒拥的更紧,不知怎么就想起方才那个少女柔美一笑的模样,唇角不自觉上挑,“谁叫你调侃我。”

黑子回头,望进青峰的眼睛里面瞧了瞧,很肯定的下结论。

“青峰君现在心情很好啊。”

“啊啊——谁知道?”

右京了解到的关于苏酥的过往都很正常……和可怜,总之确认了安全,又因为一群同情心泛滥的兄弟和妹妹,苏酥姑且在朝日奈家住了下来。

绘麻把苏酥放到自己房间里,转身去给她整理客房,又怕她无聊把朱利留下——但一心只考虑绘麻的松鼠并不喜欢这位夺走它主人关注的“新朋友”。

“对不起。”

苏酥看出了这点,没有贸然去碰朱利,反倒温柔的笑了笑,“我只是暂时找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不会霸占你主人很久的……让你不安真的很抱歉。”

小动物都是很敏感的。

这下朱利有些懵逼了,呆呆的看着苏酥。

“——吱?”

像是拥有了人的情感,苏酥觉得有些有趣,声音放的愈柔,笑得眸色滟潋。

“你能听到我说话?”

朱利似是做了好一番挣扎,小心翼翼的伸出爪子,来回缩了好几次,最后小心翼翼在苏酥搁在桌上的手臂……碰了碰。

软软的?

等绘麻回来,朱利已经能放开跟苏酥玩了,松鼠懒洋洋平躺在少女腿上,由苏酥给它温柔顺毛,惬意得不得了。

绘麻走进将朱利抱起,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那是怎么了。

——那是我都没有享受到的……

对上苏酥的视线,绘麻立马将脑袋里这种情绪挥退,并说:“客房布置好了,苏酥去看一下还需要什么,我再放进去?”

苏酥摇头:“谢谢。”

已经很麻烦了。

吃晚饭时没有见到风斗,听说是归团参加偶像活动了——年仅十五岁的朝日奈风斗,是名艺人,从小就活跃在娱乐圈,年纪轻轻已经做出不小成绩了,艺名是“朝仓风斗”。

祈织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其他几位朝日奈都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总共十三位兄弟,晚饭前九男昴从校篮球队训练归来,苏酥还剩四位朝日奈没有见过。

分别排行——三、四、七、八。

除绘麻外的这些人都拥有血缘关系,且从最大到最小的年龄差也不算太大,非常大的家庭还有伟大的母亲,不过这么多人住在一起总是很热闹。

可能教导手癌很有成就感(?),晚饭后苏酥又被椿和梓这对双胞胎拉去打了会游戏,接着就是一群人坐在沙发上闲聊。

昴说到过两周有个篮球全国大赛想邀请绘麻一起去看,不等绘麻回答,其他兄弟纷纷插嘴表示“有时间啊、没问题咯、反正我会去看的啦么么哒”,绘麻回头问苏酥想不想看。

昴:那我呢?qaq

苏酥想了想,点头,“可以。”

“篮球啊……说起来篮球的话——”侑介忽然说,“不过从那些人纷纷回归自己的岗位,日本的篮球界也算是陨落了吧?”

昴亦沉声:“是啊。”

“他们?”

苏酥偶尔也会随父亲关注体育,可日本的篮球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还是说这就是“架空”后产生的蝴蝶效应?

“苏酥不知道?很有名的——以‘奇迹的世代’为首的那一代,被誉为天才的一代,那时候引起日本各界广泛关注了呢……不过现在他们都已经从球场上退出了,算算时间,他们现在都快二十四了,他们活跃的时候苏酥大概还是一个小学生吧。征战球场那种画面大概只存在于记忆中了。”

雅臣温柔的解释,朝苏酥笑笑,“所以很遗憾,看不到了——不过这里还有些当时的赛事资料和视频,苏酥要看吗?”

苏酥摇头:“也没有关系。”

她对篮球这些运动的兴趣并不是很大。

少女的眼睛清澈如稚童,举止又十足乖巧,雅臣就像对待弥一样,伸手轻轻揉了揉苏酥的头发,触及那片异样的柔软,对这番举措他自己也是惊讶的,慢慢把手收回来。

“抱歉……对弥做习惯了。”

苏酥也有点愣神,可男人神色温雅,她低头将几缕勾乱的头发拨回去:“没事,不用介意。”还将垂到脸颊的碎发捋到耳后。

雅臣的眼色渐深。

没事?

那更想那么做了。

第二天是周一,苏酥起得有些晚,其他人都去上课或者上班了,她虽然也是学生,但因为家庭的原因现在还在休学中,绘麻在餐厅的桌上给她留了牛奶和面包作为早饭。

苏酥站在餐桌边,听到有人下楼走近的脚步声。

是昨天一直待在房间的那位,叫……祈织?似乎和她同岁。

“早,祈织君。”

祈织见到她也愣了愣,但情绪比昨天平和许多——果然看正脸就完全不像。

“早。”祈织尽量把心态放平,昨天提到她似乎是叫……“苏酥。”

他边说边拉开椅子坐下,要去拿桌上唯一那份早点,瞥到还站在对面的苏酥,问道:“吃过早饭了没?”

苏酥摇头。

祈织把早点往苏酥那边推了推:“给你,你吃吧。”

“祈织君呢?”

苏酥当然不会去接,祈织已经起身要去翻冰箱了,他的动作斯文又绅士,哪怕是在找东西也显得非常耐看,声音亦然:“我?我随便吃点什么就好。”

可惜很遗憾,冰箱里“随便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从苏酥的角度一览无遗。

她很自然的邀请祈织:“我们一起吃?”

“这样谁都吃不饱,你和我应该还不需要减肥。”

我何况还有那种不可告人的心思……

对上苏酥很漂亮清澈的眼睛,忽然就开了个玩笑的祈织笑得很浅,“出去吃吧,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苏酥?”

“我都可以。”

模样很自然,又仿佛是习以为常的信任,令祈织一时挪不开视线,这个微笑时的侧脸和他死去的前女友颇为相似的女孩子……年龄,也是同岁吧?性格不完全一致,但同样的温柔……

——停!

不能再想了。

祈织逃避似的先走到门口等苏酥,可一到客厅就看到门口正躺着一位男性,那个人是……祈织连忙走过去:“琉生哥?你怎么……”

苏酥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琉生恰好醒来,神色仍有些迷茫,露出温暖又困意的笑。

“祈织啊。”视线慢慢转到苏酥身上,“……这位是?”

“绘麻的朋友——苏酥。”祈织一边把琉生弄起来,一边介绍,“这个是八哥琉生,因为从事的工作时常强度很大,所以偶尔……”偶然会做出一些正常人想不到的事情,简称脱线。

苏酥顺势朝他笑了笑。

“初次见面,你好,琉生君。”末了,又补充,“辛苦了。”

琉生揉了揉眼睛像是要把她看得更清楚些,忽然笑得更温柔亲切了:“你好……”那双眼睛本该是温柔的,却在触及苏酥发梢的刹那闪着耀眼的光——

漆黑的长发因为她稍许俯身的动作,贴着白净柔美的脸颊,微卷的弧度显得愈发柔韧,是最为简单的自由散开,却愈突出婉约淳朴之美。

琉生毫不思索的掬起一缕。

“好漂亮的长发……”睡意在瞬间散退,男人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指尖的发,片刻后才继续去看苏酥的脸,以温柔到诱哄小孩子的口吻,“我可以,帮你做造型吗?会做的美美的,很漂亮。”

琉生和祈织均长得很好看。

但祈织是俊秀,气质偏向温雅绅士,琉生从容貌到声音都带着男生里少见的柔美,并不会觉得女性向或者是娘娘腔,就是单纯脱离了性别的禁锢,只能发出好看的赞美。

而且他眼里闪烁的不是疯狂也不是爱意,就是简单纯粹的“喜欢”罢了。

——诉说着对苏酥漆黑长发的喜欢。

苏酥没有回答,祈织就先拍掉了琉生的手。

“下次吧,琉生哥。”他的语气有些冷淡,“我们现在要出去吃早餐——琉生哥吃过了吗?”

琉生把手收回:“没有。”

“那我给你带回来?”祈织没有给琉生拒绝的机会,“想吃什么?”

琉生仍是摇头,并没有胃口,知道暂时不能打理苏酥的长发,又对一切失了兴致,变得困乏起来,自己一个人跑去楼上房间睡觉了。

“对了——”

他扶着楼梯走得极慢,到途中又停下,“要弄头发的话,一定要找我哦。”

苏酥笑着点了点头,祈织却在旁边冷淡的催促她“走了”。

出了门,好不容易缓和态度的祈织又变回沉默状态,但至少比情绪异常好些,而且刚才简单的几句也说明他并非话多之人。

苏酥跟在他身边,也没有选择主动出声。

而且能感觉到,祈织虽然不说话,但依旧是照顾着她的脚步的。

“你……”旁边的男人忽然停下,有些难启齿的。

苏酥扭头看他。

“你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好看了,没必要弄其它的造型——已经够了。”现在这副模样就已经够惹眼了,一路上总是有人在回头,再换一个漂亮的造型,那还了得?

苏酥没想到祈织会这么说,可他神情和语调又很自若,苏酥把它当成普通的赞美收下。

“谢谢。祈织君也是。”

明知是礼尚往来的客套,祈织的心仍旧剧烈跳动了一下,他装作不在意的轻轻应声,绕回到最初的问题:“早餐要吃什么?”

“祈织君决定就好。”苏酥说,“清淡一点的。”

“好。那走这边——”

“嘿——朝日奈君!今天还是周一吧,不用上学吗?”

祈织才转身,就被人拍了拍肩膀,对方的语气很是熟络,甚至往站在祈织身边的苏酥瞥去:“旁边这位是……”

祈织往苏酥面前一站,立马将娇小纤细的苏酥遮去了大半,潜意识里不想让别人见到她,一如刚才不想让琉生触碰她一样——哪怕只是头发。

“高桥先生。”祈织把他的问题带过,“今天怎么在这里?”

“工作啊——”名叫“高桥”的男人耸耸肩,“有个拍摄在这里附近,出了一点小意外,现在拍摄延迟,我就被叫出来跑腿……朝日奈君打算接兼职吗?上次那个封面反响很好呢~”

祈织不置可否:“那个啊,再说吧。”

高桥还想说点什么,背后又来了个人喊他名字,高桥扭头回了声“就回来”,还没来得及和祈织道别,就见喊他的那位也匆匆的往这边走来,目标却是——

站在祈织身边的苏酥。

男人把墨镜摘下,似乎是为了更清晰的观察苏酥的容貌,那种扫视快极,可又是如此的苛刻挑剔,把每一秒都延得十分漫长,有如赌石小心的切割,索性里头藏着的的确是晶莹的翡翠。

真幸运。

“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尽量放缓了和苏酥解释,“我是说,你的外形条件非常好,你想过成为模特……赚点人气还有零花吗?现在我这里现场有个拍摄就缺一个像你这样的,你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过去试试看,没试过也不要紧,先拍着看,到时候如果觉得不好那可以再……”

怎么可能会觉得不好呢?那气质,简直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了!

祈织护在苏酥面前:“她不需要——”

但苏酥却从他后面慢慢走出来,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

“这个零花……有多少?”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