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26章 苏酥和十束和无色

第26章 苏酥和十束和无色(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

笔趣阁 最快更新[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二十六章

拥有十束多多良的脸,模仿着露出和十束多多良相似的笑容,但眼睛却坦率的不会说谎,而且十束对她的称呼一直都是——“酥酱”。

如果十束多多良现在还安好,以他那么温柔细腻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毫无音讯的消失半月有余的,除非他没办法向吠舞罗的人告知。

所以眼前这人并非十束。

那真正的十束又在哪里呢?他又是否真的……还活着?

——比水流骗了她。

但这个人应该和此事有关,他或许会知道。

眼下,哪怕只有那么一丁点微弱的可能,苏酥仍愿意跟下去,仗着自己一直以来的光环还有对周防尊的信任,就算这两个都失败,那还有……

希望事情不会进展到那种地步。

房内果然另有玄机。

“来——苏酥。”这名“十束”似乎很自信,并未留意到苏酥的小动作,温柔的牵着她,把密道打开,但手下用力有些稍重了。

苏酥没有任何犹豫的走进去。

里头很黑,且不清楚是否还能收发信号,苏酥稍作考量,把终端机放下换成了荧光粉,一路小心的洒下。

当然,她上衣的口袋里还备着很多东西。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再次出现模糊的光亮。

苏酥看着这个“十束”,她不能从他脸上找到任何的漏洞,甚至从这个位置,透过男人轻薄的衬衣可以见到他烙在背后左肩胛骨上那属于吠舞罗的标志。

的的确确是“十束多多良”的模样,但是气质……是被什么操控了吗?

“十束君,要带我去哪里?那么长时间不回吠舞罗也没关系吗?”

“那里啊……当然是要回去的。”

十束一回头,语气温柔,笑容却带着邪气,“去哪里——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苏酥一怔。

——被发现了?

“十束”已撕开伪善的面具,回头朝苏酥展开攻势:“现在这个身体可真不好用——就等着用你的身体‘回’去那里呢!”

某个透白的东西,钻出来与身体脱离,然后……袭向她!

苏酥眼前一晃,便失了意识。

再醒来,她似乎被人护在怀中,那人大声说话,胸腔微震将她吵醒,“你已经得到我的身体了,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放她走。”

“闭嘴!”

另外那人很是暴怒,“你真是弱到不可思议的身体。”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苏酥感觉到说话的人更紧的搂着她往后退了些。

她睁眼,明晃晃的灯光打在脸上,透过监牢的铁栅栏看到“十束”激怒到扭曲的脸,温润的眼底遍布猩红血丝,那是一种渴望到偏执的目光,他把指尖放到唇边轻咬,却像要将她拆骨入腹。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没办法夺取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到底是什么?!!”

——在掠夺的瞬间,那人像被什么坚硬的保护罩笼住,反倒将他震了出去。

——本来仅仅是想夺去一个壳好方便行事,但现在,这种力量啊……越来越想要了。

披着十束多多良容貌的男人看着苏酥,贪婪的舔了舔嘴唇。

“别怕。”

有双手忽的落到苏酥面前,声音温润得令人心安,“会没事的。”

是搂住她的男人。

才安抚好他,对方又换了强硬的语气,坚持的重复道:“放她走吧,你刚才也试过不能得到她的“壳”,既然如此,我用我的身体跟你交换……”

“你的身体?”

他抬头,讥讽一笑,“已经是我的了。现在包括这个身体,还有你们——都是随我处置。”

苏酥抬头看这人,对方觉察到动静,即刻低头。

是个黑发的少年,气质却是成熟,好看的唇因不甘而深抿,看到苏酥又送出一个笑容。

“你还好吗?”

仅一个眼神交汇就能明白:“十束君?”

容貌陌生的十束完全不意外苏酥能认出他,好像这才是少女该有的状态。

“是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没有回答,十束摸她脑袋:“等出去了再说。”

——至少也先把你安全送出去。

这个在吠舞罗里最为温柔、能力最弱的男人,信念前所未有的坚定。

苏酥一路都保持着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方才还被突袭,整个人有些恢复不了,只能弱弱的靠在十束身上,轻轻扯他衣袖,动作极小的摇摇头,冲十束做了个“等”的口型。

对上他温润的眸色,苏酥捉住他的手按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这个动作过分亲密了,十束措手不及却在触及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时,化为安心和心疼。

他不知道苏酥是怎么得到他的消息又是如何孤身一人找到这里,但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太为难她了——只是普通的、温柔的女孩子啊。

十束低头把她抱得更紧,垂首贴到她耳边。

“辛苦了。”

无色——也就是掠夺十束身体的人,对苏酥的身体仍不放弃,毕竟一直以来就没有他“干涉”不了的事,便给了苏酥一个小时的思索时间,叫她老实把身体叫出来,否则就将她和十束一起杀死。并且他本人会以“十束多多良”的身份继续存活。

也多亏这段时间,苏酥总算弄清了事情的经过。

那人是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

具有“干涉”的能力,可以进到不同人的体内,侵占他人的意识,并融合人格;甚至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干涉王权者,夺取其力量。[1]

在半个多月前,他挑了个适合的时机,侵占了十束多多良的身体。

十束的能力可以说是吠舞罗最弱,无色看不上这些微不足道的力量,选择他只是想要个“壳子”混入吠舞罗,以侵占更多更棒的身体,掠夺更多更强的力量。

例如赤之王——周防尊。

但很遗憾,看似软弱的十束却是个意志坚定的人,无色的能力在面对意志过于强大的人时,也无法发挥。[1]因而他仅得到了一具空荡荡的身体,性格、记忆……完全无法读取。

靠这样的身体,要如何打入吠舞罗,骗过心思敏锐的周防尊呢?

接着根据另一位给出的信息,他选择苏酥作为新的猎物。

一个普通的、柔弱的、没有异能却和好几方势力关系密切的女孩子,毫无风险,并且以她为媒介,怕是能收获不少吧。

于是,他布下陷阱等待他的猎物自投罗网……失败了。

无色还不放弃苏酥的身体,而苏酥也清楚这种状态下,她跟十束完全没办法对抗无色,为免去不必要的伤亡,唯有耐心且安分等周防尊赶到。

如果是周防尊……他一定没问题的吧。

——无论苏酥还是十束,都是如此的深信不疑。

但无色并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等到。

才二十分钟不到,无色便去而复返,表情是震怒的,他一拳打在铁栅栏,死死盯着苏酥的眼睛,一字一顿的控诉:“你设计我!”

——就在刚才他接到合作者的通知,周防尊已经在来这边的路上了。

苏酥没有否认,十束起身把她护在身后。

已是默认。

无色见情况如此,怒极反笑:“好啊,反正现在这个身体也用不了了,对吧——”说着,他的本体再次脱离十束,仍无法进入苏酥,唯有回到自己最初的身体——那个黑发少年。

模样是少年,能力却不弱,他笑得残忍,很轻松的掐住苏酥的脖子,把她从地上提起,双脚脱离地面:“夺不到,倒是可以杀死嘛。”

苏酥起初难受的咳嗽,渐渐空气越来越稀薄,连呼吸都没有办法做到。

“不要——”

换回身体后,十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动作僵硬的不协调,却仍努力打开牢门。

无色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手上奄奄一息的苏酥,终于把苏酥放回到地面,勾勾唇角,却完全是残忍的意味。

“差点忘记了,你是为了救他才来的。”

他把她抛到一边,走到十束那边,轻而易举的控住青年,转身对苏酥说,“那我当着你的面,杀掉他——好不好?”

眼里是兴味盎然!

像享受着猎物最后的挣扎,无色又将这样的十束拖到苏酥面前,拍着少女的脸颊,被迫她睁眼目睹这残忍的一幕,继续问道:“好不好?”

“不……要。”

苏酥伸手,又被无色无情推开,对方眼里映出她狼狈无能的模样,反倒是被死死控住的十束,以最后的力道转头朝她微笑。

——不要怕,苏酥。

接着,无色的手化为利刃,毫不犹豫的直指十束心脏位置——!!

周防尊赶到,只见消失多时的好友抱着刚刚给他发信息的女孩,漆黑柔软的长发都快垂到地上了,二人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一动,时间暂停。

空气中弥散着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不安。

而后,他那位好友慢镜头的回首:“king,你来了啊。”

柔软温暖的眼眸深邃,他勾勾唇角似乎想笑,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周防尊大概猜到了什么,还隔着十来米的距离,分明余下的每一步都是艰难,他还是飞快的走到十束面前,被十束抱在怀里的苏酥,后背被捅出了个极大的口子,血肉模糊的,隐隐可见内脏。

其余吠舞罗的人亦跟了过来,面对这副骇人的伤口没有一人惊呼恐惧,就连最小的安娜也是,只是纷纷屏住了呼吸。

这个笑得很温柔、会和他们打成一片、会做好吃的小点心的女孩子她……

周防尊的动作很慢很慢,他看了一眼十束,蹲下来,声音沙哑:“没事吧?”

十束亦慢慢摇了摇头。

“给我——”

周防尊尽力克制着指尖的颤抖,温柔至极的把苏酥的长发拨回后背,一缕一缕,是任何人都不能想象的耐心,接着他单膝跪地,把苏酥抱到了自己怀里。

她又瘦又轻,落在手里几乎没有实感。

周防尊保持这个姿势,深深弯腰又拂开苏酥耳边的头发,怕她听不到似的,凑到她的耳边,温柔低语。

“——回去了,苏酥。”

“请你不要死。”

他清楚的记得曾经这个女孩扯着他的衣服哭着请他活下去的模样。

但为什么现在——

我还活着,而你却……快要死了呢?

就如安娜最初所说的:“尊,看不见。”

——有关你的未来,完完全全……看不见啊。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