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29章 没有苏酥的无聊世界(一)

第29章 没有苏酥的无聊世界(一)(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

笔趣阁 最快更新[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01五条须久那side

我曾经捡到过一只杂种的流浪猫。

它脏兮兮的,小小的一只一直朝我喵喵喵的叫,很可怜。

于是,我把它带回来,用心照顾,看着它的身体一点点好起来,看着它的毛发恢复成干净的颜色,看着它会主动蹭着我撒娇,直到……

某天早上醒来我再也没有见到这只猫。

——因为莉莉,它是只杂种猫;而我,是五条家的小少爷。

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血统纯正的波斯猫,它有着漂亮的眼睛和干净的毛发,比我的莉莉要好看许多许多,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我生气的把碗砸过去。

然后第二天,那只猫也不见了。

他们不会在乎它的感受,就像他们不允许莉莉存在一样。

当然也不会在意我的感受。

从此以后,哪怕离家出走我都再也没有养过猫。

再也没有。

直到我再遇到苏酥。

她明显心事重重却会朝着我笑,她是少有的漂亮又干净的女孩子,笑容柔软温暖,又像是在跟我撒娇,和我的莉莉一样。

然后,我把她变成了我的“猫”。

但是她撒娇的手段又要比莉莉厉害好多——就连摸我头这种哄小孩子的招数,我都相当受用。

我真的想过要一辈子养着这只“猫”啊。

真的。

可是紧接着我就失去了她。

我的“猫”偷偷跑出去为了保护别的“主人”而死掉了,我这个主人甚至连她的尸体都拿不到。

我果然还是太弱了。

和以前一样弱。

所以无论莉莉还是苏酥……最后都离开了我。

就连人都没有反抗命运的能力,更何况是猫呢?

此后我不止一次的催促过流的计划快点进行。

快一点吧,让普通人也能拥有对抗命运的能力……如果早一点实现的话,苏酥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呢。

因为她也是个“人”啊。

忘了说。

苏酥——也就是我的“猫”,她自己也饲养了一只“猫”——那也是个人,很讨厌,总是装傻充愣的故意讨苏酥欢心;又非常蠢,在苏酥不在的日子总是盼着她的主人能回来。

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那只蠢猫,一点都不喜欢。

可谁让她是苏酥的猫呢?是啊,她是苏酥的“猫”。

我放走了她。

还告诉她苏酥不要她了,她再也不会回来,所以快点去找你的新主人吧,用苏酥教给你的方法——因为她早就想扔掉你了。

苏酥不想养猫,就像她自己不想被我养一样。

那只蠢猫果然被激怒要抓伤我,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很轻易把她送了出去。

走吧走吧,再也不要回这里来了。

本来你就只是苏酥的猫而已,主人走了,换个新主人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我?

我现在还不想换“宠物”。

哦,这件事紫也看到了。

但他只是看着什么都没有说。

我知道的啊,因为他也喜欢着苏酥的,我们可以说是心照不宣。

我走过去仰头冲他笑笑:“谢谢紫。呐~如果是紫的话,我可以接受苏酥和紫在一起哦。”

他果然轻笑一声:“你想太多了,须久那酱。”

反正,他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如果这种东西,果然只有苏酥不在了才能乱说。

如果苏酥还在的话……

——哪怕是紫,也不可以哦。

——因为那是我的“猫”呢。

反正我还是小孩子可以尽情的撒娇,哪怕是说话不算话,苏酥那么温柔也会原谅我的吧?

对吧。

02伏见猿比古side

我从小就知道,如果对某样事物直白的表达出自己的喜爱,那么哪怕只有一点,都意味着“失去”。

我时刻铭记着。

所以后来遇见那个人,在清楚无法收回的前提下,我仍一直提醒自己要小心再小心,但是为什么……最后的结局依旧是“失去”?

我想了很久。

——哦。

大概那本就不是“我”的。

她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如此。

站在我身旁,我一回头就会迎上她温柔的笑容,似乎是等待了多时,只要伸出手便能触及,甚至拥入怀中再做些更亲密的事……都是被默许的。

存在便是一股怂恿感。

她在等着我。

久而久之连我都这么认为。

可好不容易等我迈出一步,她却马上又退缩了。

那些美好的幻象瞬间被打破。

以撩拨他人取乐……啧,这算什么呢?

——人渣啊。

——偏偏又披着最和善无害的外衣,骗子。

她给我的感觉就是柔弱到易折,需要小心保护。

我也是如她所愿的,一直保护着她。

直到她最后为了保护别的男人奄奄一息的出现在我面前——或者说她是通过保护这个来保护另一个男人。

所以才说她是个“人渣”!

同时流连于那么多男人之间,以他人的情感作为自己最坚固的壁垒……这些都还可以忍受,那为什么最后可以一声不吭的自己一个人跑掉!

啧。

但好像坏人永远都不会死得那么容易,她复活了,以一种我都无法理解的方式,后来我冷静下来翻阅了很多资料,她的那种能力……

白银之王?

但她的确又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那就是异世界的“永生者”?

总之,她还活着。

这消息真是前所未有的好!

美咲那家伙也知道,他曾装作不经意的问起过如果能再见到她,我会怎么样?

“再见?”我笑笑,“……那就等见到再说吧。”

既然拿走了我的衣服,你总是要还的吧,苏酥?

如果“喜欢”,不能留住你的话,那就恨吧。

想把你囚·禁在我一个人的房间里,把所有的门窗都阖上,紧紧拉上窗帘让任何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然后脱下你全身的衣服,换成我的,再撕碎我最常穿的那件衬衫将你的四肢牢牢绑在椅子上,你每天以这个状态迎接着我的到来和离开,你每天只能和我在一起——

眼睛看着我,耳朵听着我,鼻子嗅着我,嘴唇吻着我,皮肤触碰我……

我是你全部的感受!

——是我的。

算了。

这样你也就不会再冲我笑了吧。

对了,前几天又碰到那个臭小鬼。

说起来,他失落落的脸还真是好看,好看到我忍不住将你还活着的消息告诉给了他——啧,果然更好看了。

——蠢极。

和我一样的。

呵。

03比水流side

不知道是哪里传出那位是白银之王的猜测。

那还真是愚蠢又有趣。

她怎么可能是白银之王呢?

我又怎么大费周章可能设计去杀死一个根本无法杀死的人呢?

白费功夫。

这次的计划真是前所未有的失策。

如果死掉的是十束多多良,那安抚赤之王的力量消失,再稍加刺激,坠剑总是在所难免,现在吠舞罗的另一位还完全不能胜任赤之王的职位。

但如果死掉的是她……那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整间城堡都将在瞬间倾倒。

她带着一种神奇的协调能力,将所有因果链串到自己身上,然后将那些棱棱角角磨平,让多方力量能趋于和缓,可以说,是有着平静人心的力量。

——所以,她必须要死。

我想要的是大乱后孤注一掷的变革,但现在显然都没有了。

反而弄巧成拙的让赤王的力量趋向平和,让赤、青两组的关系趋于缓和,反倒是我那个愚蠢的合作者快要被抓到了。

要尽快舍弃,还有真正的白银之王那边也该行动了。

她未死又离开的消息是紫告诉我的。

我很平静的听着,最后说:“是么,可惜了。”

可惜什么呢?

可惜她没有死成或者是可惜她就这样离开了……谁知道呢。

我好像一直都没有跟她好好说过话,因为这个身体。

紫的表情亦是平静,他是知道的。

我终究没忍住问他:“你会恨我吗?”

他往外走的身影停了停,然后缓缓道。

“恨?还不至于。快点让我看到你的计划展开吧,须久那酱已经期待的不得了了。”

“那你呢?”

“……谁知道啊。”

也影响到我的日常生活中来了,所以我才一直说,这种协调中和的能力……太糟糕了。

不能为我所用,我也无法使用,还是早点毁掉了的好。

04伊佐那社side

我记不得以前的事,在遗失记忆的过程中,我也不曾想去记起以前的事。

大概那对我而言并不美好或者是重要。

然后我遇见了一个女孩子。

她——唔……她很奇怪,不是长相上的,她觉得自己是只猫,我向她伸出手的时候她忽然怔住了,露出一种我无法形容的缅怀的神色,扑到我怀里。

和女性亲密接触令我不太能适应。

但自称是猫的少女,却哭了。

她说她喜欢我,因为我和苏酥一样温柔。

没想到居然是粘着系的女孩子,根本甩不掉,接着我从她嘴里听到了更多有关那个“苏酥”的事情——主要还是她们两个间的相处日常,女孩子的事情啦。

当然和我不一样,因为这个“苏酥”也是女生。

大致可以概括成对方是如何如何的温柔的……撩一只猫?

好了。

所以这个苏酥到底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为什么要帮着一个自以为是“猫”的少女去寻找另一个毫无音讯的“少女”?

重申一下,我失去的真的只是记忆,而不是——脑子。

同时在寻找苏酥的过程中我遇见了另一个奇怪的男人,叫狗……哦不,是小黑,他也很奇怪,武力值很高,表情冷淡,拥有一手近乎人·妻的好厨艺,也会听着某人的录音露出痴汉的表情。

猫和狗呆在一起意外的没有打闹,在听到猫对“苏酥”的描绘时,他若有所思的转过头。

“是一个头发很长,笑容很好看的女孩子吗?”

“喵喵喵!”对对对。

这个形容真的不会太笼统了么?亏你们也对得上!

“那我可能知道她在哪里。”

“喵——!!”

所以你们两个感兴趣的人自己去就好了,为什么要拉上我呢?

大概是——我对这个“苏酥”也产生兴趣了吧,我也想体验那种近乎虚幻的温暖。

你好,听得到吗?

那么苏酥,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05周防尊side

吠舞罗的门上挂了串风铃,只要有人推开门就必然会碰到,响起清脆明显的风铃声,所有人都会齐齐回头。

被那么多人同时看着确实有些恐怖,草薙也总说“快把他的客人都吓跑了,他这间酒吧马上就要因为营业人员过分凶神恶煞而倒闭了”,却从来不曾说“不要这样做”。

——他也是这些人里的一员,包括我也是。

倒是不用担心倒闭。

因为总有老熟人会来这边关照我们的“生意”,草薙并不会放过这些机会。

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居然也开始相信那种只存在于安娜故事书里的童话故事,并期盼着所谓的久别重逢。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那也就难得的幼稚一回吧。

有时闭上眼就能看到她笑着说:“尊,你的剑修好了吗?”

还没有。

因为一个人是修不好的。

等待的日子漫长又迅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男人将门推开,抱着她走到我面前——怀里的她和那时一样,轻飘飘的没有实感,脑袋被那个男人小心的护在胸口。

但这次却是安稳又甜美的睡着。

男人低头,那张过分惹眼的脸露出极温柔的笑容:“她就暂且寄存在这里,拜托你们照顾一段时间了——这次大概不会有什么危险。”

什么都知道吗?

“你是?”我听到自己说。

他抬起头,笑容里换上了不同的含义。

“——她丈夫。”

自信的炫耀,跟孔雀开屏似的。

啊——所以消失这段时间是回老家结婚了么?

“可以。”

“谢谢。”

一个眼神交汇,彼此都是放心。

我见到窝在沙发里的她,伴随着呼吸,胸口微弱的起伏,睡得很甜并且很好的活着。

所有人都看着她,尤其平常说话大声的那几位都快屏住呼吸了,仿佛一出气还能把她的魂给吹散了去。

“我带她去楼上睡。”

很久没有那么小心翼翼的做一件事了。

怀里的身体温暖且鲜活。

也好。

恋爱也好,结婚也好……本来就是个小女孩而已,在这个年纪还是多做点普通小女孩想做的事情吧——只要你喜欢。

没有第三次了。

嗯。我保证。

不然就罚我的剑掉下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