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30章 苏酥和朝日奈(一)

第30章 苏酥和朝日奈(一)(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

笔趣阁 最快更新[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

第三十章

“右京哥,来帮我一下——”

路程不远,苏酥也不重,可绘麻同样是柔弱的女孩子,旁边的朱利虽然着急但也是小小只,除了加油什么都帮不上,光把苏酥从巷子弄到家门口,绘麻都快精疲力尽了。

偌大的客厅只有大哥雅臣、二哥右京和最小的弟弟弥在,想到雅臣虽然是医生却怕血,绘麻选择向平日很好说话的右京求助。

绘麻将苏酥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算半背半拖着她,右京自然能看到少女正面裙子上一大片的血迹,有些都染到绘麻衣服上了。

“绘麻,怎么回事?”

右京皱皱眉,声音有些冷,“她是谁?”

绘麻反应不及的愣了愣,摇摇头。

“不认识。”她向做律师的右京老实交代,“在家附近遇见的,当时她就倒在那里,看起来……很难受。”

右京舒了口气。

和妹妹没有关系就好。

他走过去帮绘麻分担了些重量,亦嗅到极淡的血腥味,入手的身体温暖,右京却没有带着苏酥往屋内走。

“右京哥?”

“去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比起少女的伤势,他更关心的是家人的安危,“她身上带血,就这样带到家里来太危险了。”

“但我检查过了,那些血不是她的。”

“那也不行。”

右京很坚持,“绘麻,乖——你要先为家里想想。”

可这个人以这副模样昏迷在小巷里,真的很可怜啊,如果去了医院……

朱利虽然也不赞同绘麻就这样把苏酥带回来,但它本来就讨厌这些图谋不轨的兄弟,僵持不下时跳到绘麻前面,毛发炸起和右京对视。

绘麻连忙抱起它,顺着毛安抚:“朱利,不要这样。”

对上绘麻祈求的眼睛,右京叹了口气,做最后的让步:“治疗费我会先帮她垫上。”

绘麻抿抿唇:“右京哥——”

雅臣把最小的弟弟弥送回房间——让小孩子看到成片的血总是不太好,脸色仍有些惨白,他拍拍右京的肩膀,安抚道。

“好了,她看起来最多只是个高中生罢了,可能遇到欺凌什么的,这不是很常见么?……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坏嘛,右京。”

绘麻冲他感激的笑笑,雅臣回以微笑。

“那就麻烦右京和绘麻把她带到楼上了,我等等帮她做个简单的检查,还有那个衣服换一下,你知道的——辛苦了。”

长男都这么说了,右京亦不想和绘麻闹不快,只有同意。

“谢谢雅臣哥,还有右京哥!”

绘麻性格善良开朗,本就不是会计较这些的女孩子。

右京别开眼,轻应了声,雅臣走到绘麻身边,揉她脑袋。

“还有我真的只是个普通的儿科医生,绘麻。”

朱利持续炸毛_(:3」∠)_

苏酥最后被小心的放到绘麻床上,后者也不介意血迹把房间弄脏。

绘麻的父亲再婚,她到这个家并不久,新妈妈给她买的好多衣服都是全新的没有动,她亦毫不吝啬的挑了条漂亮的裙子给苏酥。

——漂亮的人穿上漂亮的裙子就更漂亮了。

裙子拿在手里她又停了会,抱起朱利放到门外:“在外面等一下哦。”朱利也是雄性呢。

现在正值盛夏,绘麻把房内的冷气关了,走到苏酥面前,双手合十说了声“失礼了”,这才动手去脱苏酥的衣服。

绘麻脱得很小心,长裙一点点剥落,露出底下白皙细嫩的肤色,这个人浑身皮肤都是一个颜色,好像自出生以来就没见过阳光,残留在胸前那些浅红的血迹非但没有损害美感,好像鸡血石般盈透的玉色。

连绘麻这个女生都有些被吸引到。

但就这样给她换上新衣服……会不舒服的吧?

苏酥便是在此刻醒来,她按着脑袋,茫然的看着四周。

绘麻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喜悦:“啊——你醒了!”

——她把眼睛睁开的样子果然更漂亮了,眼睛黑漆漆的像宝石一样。

还是日语,那这里是?

不自觉问了出来。

“这里是我的房间——我家。”绘麻毫无防备的向她说明,“还记得吗?你晕倒在我家附近的巷子里,我和朱利刚好经过就把你带回来了,朱利是我的朋友——啊!”

想到现在苏酥仅穿着贴身的衣物,就算刚关空调但空气还是带着些凉意的,她连忙去扯一旁的被子替苏酥遮,并站起来。

“我去浴室里端盆水来,那个你身上……要稍微擦一擦,不然会不太顺服,如果不嫌弃的话,等等穿我的衣服就好了——新的,我没有穿过的。”

她根本不给苏酥应答时间的往外面跑。

苏酥才刚醒。

一天内连续两次的死亡,那痛是从四肢百骸烙印到神经中的,现在想起身体仍会心有余悸的颤抖,思维根本无法跟上。

——那位先生大概又把她放到了别的世界,还是不明白他想做些什么。

她努力集中精神才勉强消化绘麻话里的大意,只记得刚刚看到的是一双极温柔的眼睛。

苏酥慢慢回头:“……谢谢你。”

绘麻回头,温柔一笑。

“不客气的。”

果然是漂亮又可爱的女孩子啊。

好喜欢。绘麻想。

怕苏酥着凉,绘麻动作很快,连门都没有锁上,因此她前脚刚走,侑介就进去了。

他拿着纸笔,犹豫了很久还是找了过来——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却不敢告白的同班女生忽然某天变成了自己的家人,一开始真的快奔溃了完全无法接受,但还是想试一把啊。

以请教功课这种方式靠近,大概不会被讨厌吧?

他在门上敲了两下,便推开门:“绘麻昨天布置的作业……”

鼓起勇气抬头看到的却是一片雪白的……背?——背!绘麻???

侑介惊得笔都落到了地上,而坐在床上的那个人也慢慢回头,露出一张漂亮至极的脸,木然的和他对视了一秒,接着才扯起被子去遮自己。

“你……?”声音也很好听。

侑介顾不得捡笔,连忙低头:“对、对不起!!”

飞一般的逃了出去,用最后的理智把门关上,跑出很远才停下,用力在墙上砸了两下。

——不是绘麻啊。

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慌张、遗憾、无措、窘迫、又像是松了口气,但最多的还是……惊艳。

哪怕闭上眼,方才的那幅画面仍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白皙的纤细的没有任何瑕疵的后背宛若上帝最完美的雕塑,又带着魔鬼般的吸引力……

侑介以头撞墙。

可恶!

他在想什么啊,明明是喜欢着绘麻的……真是糟糕的男人!

直到换好衣服苏酥都没有向绘麻提起方才那个意外插曲,被陌生男人看到光·裸的后背,这不是不害羞,可要是告诉她,事情会变得更麻烦吧。

——这个女孩子人很好呢。

两人互相通报了姓名,等苏酥换完衣服,绘麻又下楼去喊雅臣了。

温雅的男人不多时便出现在床边,带着医药箱:“你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我是个医生,不过在这里只能处理一些最简单的。”

“谢谢。”苏酥回答,“身上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很累,还有头疼。”

“是吗?”

雅臣拿出听诊器,戴到耳朵上,没有草率的去碰苏酥,淡淡的笑笑,“介意吗?”

苏酥对上他的眼睛看了一秒,摇摇头。

“失礼了。”

男人这才将胸件贴紧她。

外部的伤全部自我修复了,雅臣不能检查出些什么来,绘麻紧张兮兮的看着,雅臣放下听诊器摇摇头。

“似乎是没什么问题——头疼的问题要去医院才能查,剩下就是太累了。”

绘麻马上问:“那要去医院吗?”

雅臣也回头看苏酥,后者摇了摇头。

——去医院要挂号啊……还不知道她在这个世界有没有身份,恐怕再也不能幸运的遇到像槙岛圣护或者像宗像礼司这样的人了吧。还是先不要先轻举妄动了。

“我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吗?”至少得把身体复原过来,再从长计议。

“雅臣哥?”

这个绘麻也做不了决定,只能看雅臣。

雅臣有些无奈,但有些问题是必须要问清楚的,他少有的露出严肃的表情摆出长男的架势,一连问了苏酥好几个刁钻的问题,旨在确认她身份的安全性。

苏酥对着他的眼睛从容应答,她之前的经历过于离奇是任何人都不能想到的,只说和家人走散和想办法回去的事,最后补充。

“我不是坏人。”

雅臣认认真真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许久,笑笑说。

“我相信你没有骗我。”

毕竟是个陌生的女孩子,雅臣避嫌的离开将剩下的事都交给了同为女孩子的绘麻,她能看出苏酥浓浓的疲态,直接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苏酥。

这一觉还不知要睡多久呢,苏酥自然是拒绝。

“这样不太好吧,那朝日奈桑要怎么办呢?”

“我可以睡别的房间,没关系的,你现在就好好休息不要走动了。”绘麻把苏酥按回床上,两人半斤八两,可仗着苏酥虚弱她还是略胜了一筹。

对上苏酥漂亮的脸,绘麻忍不住咬咬唇轻声说:“苏酥叫我绘麻就好了。这间房子里的所有人都叫‘朝日奈’。”而绘麻是我。

被这样镇压,苏酥只能笑笑,亦是感激。

“好。谢谢——绘麻。”

不过临睡前,绘麻又担心苏酥睡的不舒服,把沾到一点点血迹的床单全部给换了,还认真通风换新鲜空气,这段时间苏酥被绘麻推去洗澡,为了让她休息的更舒坦些。

关门前,绘麻稍微顿了顿,轻声说。

“提前说晚安哦,苏酥。”

就连朱利也打抱不平的说:“小千,你对那个人太好了!”

绘麻抱住它,明明在看松鼠,但视线却不知落在哪里:“会吗?”她似专注的想了会,“可只要看到那个人就忍不住把好的东西都给她——她好漂亮,性格也好。”

可想对她好,不仅是因为这些,就是控制不住的。

“如果她不是女孩子,我都要以为你陷入恋爱了呢——小千!”

“啊?”

绘麻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恋爱啊。

可是女孩子和女孩子……就不能“恋爱”了吗?

风斗结束演唱会,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多。

漆黑一片,二楼走道的灯坏了,只能开手机光,经过绘麻房间时,忽然传来的开门声在一片寂静中越发清晰,风斗的困意瞬间消了大半,关了光,轻手轻巧的潜伏到门边,在那道身影出现的瞬间,快速出手将那人拉入自己怀中。

一手揽腰禁锢她,一手捂嘴避免她惊叫吵到别人。

风斗低头凑到少女耳边,触碰着温柔的女体,嗅着芬芳的香气,轻佻又蛊惑的说。

“姐姐,那么晚出来是知道我回来,来接我的吗,嗯?”

“好开心——”

“那今晚姐姐和我一起睡,好不好?”

一个人唱独角戏可没意思。

风斗的手稍微松开些,低头贴到少女耳边:“嗯,姐姐?”

她的喘息都喷洒在他掌心,湿热且痒腻,像柔软的天鹅绒落在心间——不不不,那可远远没有她来的温暖,开个玩笑而已,居然要当真了。

随着落在手心的吐纳,绵软柔和的声音响起。

“请……放开我。”

——不是绘麻。不是他的“姐姐”。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网游三国之烽火连天 [家教]流星街浮云 网游之龙战黄泉 重生之福星道士 圣徒之歌 英雄联盟全能大师 枪神 狂野术士 [综]花式秀恩爱日常 虚伪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