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 武侠修真 > 女强文里的酱油君 > 第47章 终雪山(完)

第47章 终雪山(完)(1 / 1)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好书推荐: 月西女传:无字悲 无上邪祖 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最强污力升级系统 女强文里的酱油君 巫墓 仙君他要我还债 大魔神 仙人俗世生活录 追魂一笑

笔趣阁 最快更新女强文里的酱油君 !

“我说了吧,这个阵法很简单。”阿溯望着伞上的阵法,这是她百年来的心血,今天终于可以完成了。

“嗯,我很快就能画完。”君清陌迅速记下了阵法,像这样简单的阵法,甚至用不到阵旗,和她当时与三胖签订契约时的阵法相似。

只是,她不能触碰任何东西,她本身又是灵智,那么伞上的阵法——难道是她亲手刻上去的?神魂哪怕受一点伤都非常疼,更何况是刻上一个阵法。

君清陌从储物袋中取出所有的材料,还好符阵在材料上有相通之处,之前也杀了不少妖兽,画完这个阵绰绰有余,不然还得去收集材料。

“哎呀呀,小宝,快点画完阵法,这样我就有水之本源可以吃了。”艾牙牙兴奋地在丹田里跳来跳去,完全没有平时趴在丹田里一动不动的懒样。

一刻钟后,君清陌完成了阵法,“阿溯,阵法已成。”

“多谢。说起来,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

“君清陌。”

“是哪三个字?”

“君子的君,冷清的清,陌路的陌。”

“这样解自己的姓名可不好,应该是清正的清,阡陌的陌。给你起名字的人,一定是希望你像君子一样,即使身处泥泞之中,也能持身清正。”阿溯一边笑着一边走进了阵法中,“不像我的名字,溯洄从之的溯,不管怎么想,都是那人希望回到过去或是探求长生。”

君清陌张嘴想说出溯别的意思,可她知道的,左右不过是那两个意思。

阿溯看着对方想安慰却不知该说什么的样子,轻笑了一声,一如君清陌初见她时那样执伞而立,然后慢慢合拢了即使坐着都不曾收起的伞。

就在她把伞全部收拢时,阵法启动了,几乎就在同时,一道熟悉的白影出现在了阵外。

“阿溯,你终于肯见我了。”白影欣喜的说道,等他看清站在阵中的人时,语气立刻变得恐慌起来,“阿溯,你在做什么?快出来!”

“夏陵,你不是一直想死吗?我今天陪你死。”阿溯说完,便低声念起了法咒,她的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得透明。相应地,阵外的白影也开始在消失。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本该急得跳脚的夏陵,却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完全可以称之为喜悦的笑容,“好。”说完这个字,他就一直望着阿溯,再没移开过视线。

阿溯这个时候已经没工夫注意到阵外的事情了,驱动阵法的代价是神魂的主动献祭,她必须要完全集中,才能忍受住这种灼烧般的疼痛。

君清陌望着发生的一切,她本以为会跳出来保护夏陵的水团,并没有出现。如果水团的一言一行都是夏陵内心的投射,那么现在的夏陵,是真的想死也敢死,可是为什么阿溯认为他不敢死?或者说,为什么夏陵现在敢死?

“……非此间物者,归于天地。”随着阿溯最后一个字落下,她和夏陵的身影完全消散。而先前有水团大小的水之本源也变成了水滴状,“咻”地一下钻入君清陌的识海,躲到了散着金光的《冰灵诀》旁边,三胖几次想跑过去吃,都被功法的金光挡回来。

君清陌在水之本源进入身体时,恍惚间感觉自己变成了阿溯和夏陵,属于他们各自记忆的碎片不断闪过。

游荡到沙漠之地被困的无助,被救时的欢喜,看着对方慢慢变强的与有荣焉,化形后共游各界的畅快,见他被长生困扰时的心疼,被背叛时的绝望和恨意。

孤身一人的空虚,终于有能相信的同伴时的安心,为护住对方而坚定的变强,化形初见的惊艳,无法陪伴她长生的恐慌,想和她一起死的孤注一掷,她不愿再见他时的绝望——和他再也不能说出口的思慕。

一幕又一幕,飞快的在君清陌脑海中掠过……

“阿溯,让我死好不好?”

阿溯要说不行,阿溯还活着,他怎么能死?

“阿溯,不是还有别的陪你嘛,死一个再换一个。”

阿溯要说不行,如果我死了你就换人的话,我怎么敢死?

“我今天陪你死!”

真好,我终于等到了我一直想听的这句话。

“好。”

君清陌一瞬间全部明白了,为什么夏陵追求长生,为什么他在恐慌,为什么他想死不敢死。

他一直不断问“阿溯”的,就是他一直害怕的,所以有了拒绝他的“阿溯”。他最害怕的,不是没有长生,而是没有他的、阿溯的长生。

对于夏陵而言,他爱慕的从来都只是水之本源的灵智——阿溯,所以他想要的从来不是水之本源的载体,而是一个可以让他和阿溯一起死去的方式。很多年前,他失败了,如今他终于得偿所愿。

“三胖,溯除了回到源头,探求之外,还有别的意思吗?”

“哎呀呀,当然有啊,你看到过的,溯,有追念思慕之意。”

“是嘛,要是我那时候想起来就好了。阿溯肯定会高兴的,她的名字并不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

君清陌望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阵法,仿佛看到了夏陵望着一名绯衣女子缓缓从水中走出,拿着收拢的纸伞,朝他嫣然一笑。这一笑,便是一生。

“原来那个名字只是小名,你既然化形了,自然要有个人用的名字。从今以后,你就叫阿溯,溯洄从之的溯,溯游从之的溯。”也是《蒹葭》里让我不断溯洄从之、溯游从之的伊人。

“三胖,你不会把水之本源已经吃了吧。”君清陌猛然想起让她看到那么多东西的源头。

“哎呀呀,那家伙太狡猾了,躲到你那本功法后面。小宝,你把那本书拿出来,虽然现在它小了点,但也能减少我一半长大的时间。”

君清陌内视了一番,果然在识海的书册身后发现了一个小水滴。书册就这样挡在水滴前面,就像当年夏陵站在阿溯身前,为她挡去的其他修士的觊觎。

“三胖,这个不行,我们去抓妖兽吃吧,你想吃什么我都满足你。”君清陌当即拒绝道,即使现在的水之本源根本没有阿溯的意识了,她还是希望有一天,会有一个绯衣女子再次从水中缓缓走出,惊艳世间。

不过,她身体里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她好像突然明白自己的丹田为什么会是一座城堡的景象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新书推荐: 月西女传:无字悲 无上邪祖 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最强污力升级系统 女强文里的酱油君 巫墓 仙君他要我还债 大魔神 仙人俗世生活录 追魂一笑